律師文選您現在的位置是:主頁 > 尤文图斯是德甲球队吗 >

十年訴訟,平民勝訴

發布時間:2015-05-05 作者:admin
一、案情概況
     江蘇省揚州市邗江區公道鎮赤岸鄉劉莊村農民王景仁于1967年夏,購買赤岸“男女理發店”店主池開明三間一披房屋,經營理發。文革期間與縫紉業集體化并組,該房為集體無償使用。1969年10月,赤岸鄉組建服裝廠后曾由該廠代管一年理發店經濟。1976年后由王景仁獨立經營理發。王景仁帶了村支書唐如山之子唐國發等幾個徒弟。1979年,赤岸飯店擴建,赤岸鄉政府讓王景仁理發店遷址,拆遷中,赤岸飯店主管部門商業社補貼王景仁800元錢和800塊大瓦,一根大梁。王景仁在新址建成兩間半屋的理發店。1990年下半年,王景仁65歲還鄉,將理發店留給徒弟唐國發等經營。因徒弟之間發生矛盾,調解無效,王景仁提出收回理發店,遭唐國發拒絕,王景仁于1992年3月提起訴訟,要求唐國發返還房屋。

二、一波三折,權法較量
     1、揚州市邗江區人民法院公道法庭至1993年2月19日開庭審理,當時的赤岸鄉政府派員旁聽。在充分舉證的基礎上,律師闡明爭議房屋所有權人是王景仁,被告唐國發侵占原告房屋應承擔民事責任。休庭后,法庭卻動員王景仁撤訴。由于被告拒不交房,原告堅持不撤訴。一審至1994年1月7日以沒有借房證據,被告未占有此房屋為由裁定駁回原告起訴。
     2、王景仁以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錯誤、違反訴訟程序為由提起上訴。公道法庭長達7個月不移送案卷至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王景仁和律師十數次向一審、二審法院反映。一審法院讓王景仁補交上訴狀直送院部批轉,調卷移送二審法院并確認王景仁上訴有效。
     3、中院審理期間,1994年8月20日,赤岸鄉政府村建辦與唐國發訂立一份“房屋買賣協議”,以8000元的價格將訟爭房屋賣與唐國發。從而,由非產權人出售了王景仁所有的房屋,自此,一級地方政府正式介入原本是民間糾紛的訴訟,而使該爭訟演變為確權之訴。1995年3月21日,中院開庭審理,又動員王景仁撤訴。律師當庭闡明鄉政府與唐國發之間的買賣訟爭房屋行為系無效民事行為,同時是妨礙民事訴訟的行為。休庭后,律師又針對唐國發實際占有爭議房屋的事實進一步取證,取得十六份證人證言。1995年9月24日,中院裁定撤消一審裁定,發回重審。
     4、律師以赤岸鄉政府非法買賣王景仁房屋為據,申請將鄉政府追加為本案第三人應訴。1996年4月30日,揚州市邗江人民法院重審本案。審理中,唐國發與鄉政府竟同時主張自己享有爭議房屋之產權,遭到律師的有力反駁后,鄉政府單方主張產權。圍繞下列爭議焦點展開了激烈的論辯:(1)文革法制破損,王景仁與池開明之間的房屋買賣事實能否成立;(2)集體化勞動組合形式是否改變王景仁房產權性質;(3)拆遷補貼是否構成產權置換;(4)鄉政府是否擁有訟爭房屋的產權。鄉政府認為:(1)王景仁購房沒有書面合同;(2)勞動組合后,訟爭房屋應歸集體所有;(3)拆遷后,該房屬商業社,等于屬政府所有;(4)鄉政府既賣房給唐國發,就享有產權。王景仁和律師則主張:(1)文革歷史背景下,尚無合同制度,民間事實房屋買賣行為具有法律效應;(2)勞動集體化組合形式不改變王景仁私人房屋所有權性質;(3)訟爭房的拆遷補貼不是產權置換,仍不能改變王景仁對私有房屋的所有權;(4)鄉政府是非產權人,利用公權力侵害公民私有財產的房屋買賣行為是無效民事行為,它妨礙民事訴訟,應依法撤銷,無效行為決不成為獲取所有權的證據。1996年12月24日,一審法院重審判決,確認訟爭房屋所有權應屬王景仁所有,判決生效后10日內唐國發遷讓房屋,赤岸鄉政府返還唐國發8000元房屋無效買賣款。
     5、赤岸鄉政府不服,提出上訴。中院經審理于1997年11月10日作出終審判決:認定原審判決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鄉政府雖提供1975年4月至1976年2月間赤岸服裝廠代管理發店的部分帳冊,但未能提供理發店房屋轉歸集體所有的證據,訴訟中鄉政府將爭執之房出售給唐國發,侵犯了王景仁的合法權益,買賣行為無效。駁回赤岸鄉政府的上訴,維持原判決。

三、硝煙再起,執行受阻。
     1、王景仁于1997年底向法院申請執行。赤岸鄉政府和唐國發提出申訴,中院對該案復查,暫未執行。王景仁和律師數次向邗江縣人大和兩級法院反映,請求執行生效判決。法院答復,鄉政府干擾太大,有待做工作。經復查,中院駁回鄉政府和唐國發之申訴。律師再次為王景仁申請執行,但始終未果。
     2、赤岸鄉政府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律師再次無償地為王景仁代理,四上省院陳述事實,提交證據,補充調查。挑燈夜戰十個夜晚,撰寫三萬多字的代理意見,復送省院。同時數次為王景仁向兩級法院要求依法執行。
     3、時至1999年5月5日,邗江人民法院終于依法執行,強制唐國發遷讓房屋。唐國發因阻擾執行被行政拘留15天。赤岸鎮數百群眾自發集結,并燃放鞭炮為王景仁慶賀。揚州市電視臺和新聞報刊作了專題報導。

四、余波未平,復起訴爭。
     1、赤岸鄉政府和唐國發再次向省高院申請再審,赤岸鄉前主要領導謝宗余公開宣稱:“哪怕三歲小孩能幫忙,我們照給錢!”并組織“鄉執法隊”對幫助王景仁講話的群眾處以500元的???。同時宴請退休鄉干部,酒后讓他們出具證詞證明王景仁的房屋是鄉政府的。從而使本已終結的王景仁房屋確權、遷讓一案又陷入撲朔迷離之中。
     2、1999年11月15日省高院裁定指令揚州中院再審此案,并撤銷揚州兩級法院的判決。2000年3月13日,中院再審中,鄉政府出庭證人語無倫次,虛假作證,不經一駁。2000年3月20日,中院再次裁定發回邗江法院重審。
     3、2000年10月11日,邗江法院再次開庭重審本案,律師繼續為王景仁代理訴訟。律師再次向有關原始證人取證,并由證人到庭作證。再審重審中圍繞下列焦點爭議展開論辯:
(1) 訴爭房屋所有權人是赤岸鄉政府,還是王景仁?
(2) 1994年8月24日,赤岸鄉政府將訟爭房屋賣給唐國發是否有效?
(3) 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集體化并組事實是否構成王景仁房屋所有權的變更?
(4) 1975年至1976年間,赤岸服裝廠代管王景仁理發店經濟的行為是否發生該房屋所有權轉移?
(5) 1979年王景仁房屋被拆遷行為是否改變房屋所有權歸屬?
(6) 王景仁于1992年起訴是否超過訴訟時效?
鄉政府從省城聘請了知名律師,該律師認為,在上述歷史演變中,訟爭房屋的所有權已歸鄉政府所有,從勞動集體化組合改變產權歸屬至1992年,王景仁起訴超過了訴訟時效。
王景仁的律師闡明的主要意見是,法律嚴格規定了房屋所有權取得、變更或轉移的法定條件,除書面約定、支付對價外,還必須實際交付,辦理合法所有權轉移手續。本案所有歷史行為均不形成該房屋所有權變更或轉移的事實;王景仁于1992年權利被侵害時及時起訴符合法定訴訟時效之規定。
2000年10月19日,邗江法院再審判決確認訟爭房屋的產權歸王景仁所有。
     4、赤岸鄉政府與唐國發繼續上訴,提出新的理由:(1)鄉政府早在1968年就向原房主池開明買房;(2)歷史資料佐證,鄉政府享有該房產權;(3)鄉政府1994年賣房給唐國發是行使房產處分權;(4)王景仁與鄉政府的訟爭超過訴訟時效。
     5、2001年2月13日再審二審中,原房主池開明再次到庭作證,不存在賣房給鄉政府的事實,從要本上摧毀了鄉政府擁有訟爭房屋產權的全部基礎證據。而訴訟進行中人民法院依照當事人的申請,追加鄉政府為案件當事人則是法律程序賦予的權利和職權,王景仁知道鄉政府侵害其權利后依法要求追加當事人的訴訟行為完全合法。不超過訴訟時效規定。
再審中,唐國發被迫當庭表示放棄主張該房權利。
2001年3月15日,揚州市中院作出再審二審終審判決:駁回赤岸鄉政府、唐國發的上訴,維持邗江法院正確判決。
     十年訴訟,終以平民王景仁的最終勝訴劃上句號。
     赤岸百姓爭相傳閱判決書,品嘗法權較量的甘露。

五、本案給予人們的啟示。
     王景仁是年逾古稀的普通農民,房屋被占,與老伴屈居田棚、漏雨、歪斜、不見天日,境況凄楚。為維權,歷經十年訴訟。
     本是公民間民事權益之爭,因鄉政府介入而注入公權力與私權利之爭的成份,在我國由法制向法治轉軌的歷史條件下,無可避免地會出現單純維護公權力的司法傾斜現象,公權力與私權利難處同一平臺。這一狀況妨礙了司法機關對此類案件的及時依法審判和執行。
“有法必依,執法必嚴”是公民,特別是司法機關和各級政府應當嚴格遵循的法治原則,人治必將為法治取代,這是世紀的呼喚。
     一位普通公民與地方政府間的十年民事權益之爭,隱含著公權力與私權的反復較量,折射出公正執法與傾斜執法的較量,隨著王景仁合法權益的圓滿實現,向人們揭示了社會主義法制建設的歷史性進步,這一進步正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主旋律。
 

【返回】

尤文图斯是德甲球队吗 www.umhlo.com 江蘇擎天柱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地址:江蘇省揚州市潤揚中路星耀天地商務中心E棟17樓 郵編:225002